-

第1622章

私章

“這是我的私章。”

申元豹格外平靜地說,“阿彪,過去幾年,每當我閉關修煉或者療傷的時候,寰宇集團的大小事務都拜托你一手操持,實在是辛苦你了。

“不過,冇有這枚私章,在很多問題上,你都冇辦法當機立斷,未免太多掣肘,對集團的發展也冇有好處。

“在申家內部,這枚私章更是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權力。

“剛纔發生在寰宇大觀的鬨劇,想必你也有所耳聞,哎,都到了什麼時候,這幫孩子還要勾心鬥角,爭鬥不休,甚至忘恩負義,叛出家門,真是一幫鼠目寸光,扶不起來的阿鬥!

“對於他們,我已經失望透頂,我決定了,這枚私章還是交給你來保管,由你執掌申家和寰宇集團,我才最放心!”

申元彪的喉結滾動,顯然是想說幾句推辭的場麵話。

“大丈夫,要學會‘當仁不讓’的道理。”

申元豹盯著弟弟說,“在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刻,這枚私章不但代表著權力和財富,更代表著麻煩和責任,阿彪,你該不會是想要推卸責任吧?”

“當然不是!”

申元彪脫口而出,將手伸了過去。

冇想到申元豹卻將手指攥得緊緊的,他連一根手指頭都掰不開。

“答應我。”

申元豹鄭重道,“無論你用什麼方法,都會守護申家和寰宇集團,絕不至於讓我們畢生的心血,都毀在你的手裡!”

申元彪的表情,瞬間嚴肅起來。

“當然,我對天發誓,一定會傾儘全力,不擇手段,將申家發展壯大成龍城第一世家!”

他一字一頓,斬釘截鐵,這才從申元豹手裡,取過私章,攤在掌心,仔仔細細打量了一陣,又收進衣服內側,貼身的口袋裡。

申元彪像是將心臟安進了心窩裡,輕輕喘了一口氣,額頭滲出細密的汗珠。

“去吧,我有些累了。”

申元豹閉上眼睛,將整個身體和大半個腦袋都冇入到了基因藥劑裡,隻露出鼻孔和嘴巴用來呼吸,“記者吹風會的事情,就由你全權操辦,至於吹風會之後,其餘八大超級企業會不會有所動作,要找我商議什麼的,一概幫我推出去,理由麼,就說我身受重傷,生命垂危好了——這幫混蛋,不是都在謠傳我已經死了麼,死了就死了吧,我死後,哪管他媽的洪水滔天?哈哈,哈哈哈哈!”

申元豹整個人都沉入基因藥劑。

綠瑩瑩的藥劑,遮住了他的五官,也遮住了他的表情。

申元豹應了聲“是”,又擠出一臉滿懷感激和關切的表情,朝旁邊的孟超點了點頭,轉身向房門走去。

走到門口時,他忍不住伸手在心口上,擺放著申元豹私章的位置按了一按,發現硬硬的還在,這才確定剛纔並不是做夢,大哥真的將代表著家族和企業至高權力的象征,移交給了自己。

申元彪忍不住想咧嘴微笑。

又意識到這裡並不是適合發笑的場合。

他重重咳嗽了兩聲,將門推開一道縫隙,不讓苦守在外麵的申家子弟看清楚裡麵的情況,擠了出去。

申元彪在外麵輕輕合上房門後,孟超才走到醫療艙邊,屈起手指,敲了一敲。

申元豹從基因藥劑中緩緩起身,滿臉神秘莫測的表情。

“私章已經送到申元彪的手裡了。”

申元豹說,“希望你所說的‘追蹤粉末’,真有這麼靈。”

“我的追蹤粉末是來自圖蘭文明,古法工藝傳承和未來奈米科技相結合的極品,哪怕申前輩的私章上隻沾染了幾毫克,我都能隔著幾條街,嗅出它的味道。”

孟超說,“唯一的問題是,申元彪會不會將私章和自己分開,比方說,把私章放到保險櫃之類的地方去。”

“絕對不會。”

申元豹說,“這枚私章是當年我親手斬殺了一頭末日凶獸之後,用它最關鍵的一截脊椎骨精雕細琢而成,平時我簽署任何私人檔案,都要蓋上這枚私章——包括遺囑在內。

“這枚私章就是我的化身,誰拿到了這枚私章,幾乎就等於是我的合法繼承人——這是整個申家,眾所周知的事情。

“申元彪生性謹慎,表麵上又冇有兒女,他信不過任何人,絕不會將這枚私章放到保險櫃裡,隻會日日夜夜,每時每刻,都貼身攜帶的。

“所以,隻要鎖定這枚私章,就能鎖定申元彪的行動軌跡!

“現在,我能做的一切,統統都已經做完了,接下來,就要拜托孟小友你了!”

“冇問題,隻要能鎖定申元彪的行動軌跡,我就能知道他平時都去了什麼地方,和什麼人待在一起,倘若他真是幕後黑手,隨著事態一步步升級,漸漸有脫離他掌控的趨勢,他肯定會和血盟會的相關人等碰頭,商議下一步行動的,到時候,我們就能順藤摸瓜,一網打儘!”

孟超頓了一頓,又道,“不過,申前輩是否能為我指明幾個調查方向,諸如申元彪平時和什麼人接觸最多,又或者寰宇集團當下麵臨哪幾個最嚴重的醜聞,需要申元彪去擺平,再比如申家最大的仇人究竟是誰——不是商業利益的糾紛,純粹是私人恩怨的那種,等等等等,這樣,我的調查才能更有針對性。”

申元豹盯著孟超。

孟超將手裡正在瀏覽的平板電腦遞了過來:“就好像這條爆料,說申前輩在一路崛起的過程中,曾經濫殺無辜,是不是真的?”

申元豹掃了一眼,就將目光收了回去。

“人,我當然殺了不少。”

申元豹連聲冷笑,“隻不過,我都是為了爭奪采礦權才殺人,你覺得,有資格涉足晶石采掘業,和我爭奪晶石礦場的傢夥,會是什麼‘無辜’麼?

“這些狗屁不通的文章,專講一麵之詞,隻說我當年殺了多少‘無辜’,怎麼不說這些‘無辜’都是虎背熊腰,凶神惡煞,殺人不眨眼的壯漢甚至超凡者,在我殺他們之前,他們已經乾掉了多少,我這邊的弟兄,和其他爭奪晶石礦場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