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我也不清楚……”管家看著霍寒時英俊臉龐上清澈的懵懂,抬眸睨到了三樓下來的阮安暖,瞬間彷彿找到了救星,“太太!您可算是下來了!”

他激動的走了過去,“少爺這是怎麼回事?怎麼……”

後麵的話,管家冇說出來。

阮安暖拉著西寶和顏寶,給了兩個小傢夥一個眼神,小傢夥瞬間就明白了。

“爺爺!”

“爺爺!”

西寶和顏寶小跑著從樓上下來,一人拽住了霍老爺一隻手,拉著霍老爺在沙發裡坐了下來。

顏寶爬到了他的腿上,抱著他的脖子,“爺爺!顏寶好想你哦!”

說完,一把揪住了他的鬍子,展顏一笑,“顏寶想揪爺爺的鬍子好久了呢!嘿嘿!現在終於揪到了!”

西寶在旁邊抱著霍老爺的手臂,開心的晃了晃,“爺爺!西寶也好想你呢!”

說完,朝著阮安暖擠了擠眼睛。

阮安暖心領神會,跑到霍寒時身邊幫他整理衣服,語氣有些責備,“你怎麼不穿好就出來了?!”

“貓貓給我穿……”

霍寒時主動抱住了她,“我喜歡這樣抱著貓貓。”

阮安暖有些尷尬的看了眼不遠處的管家,輕輕咳嗽了一聲,推搡了下霍寒時的手臂,“你先放開我。”

“為什麼?”霍寒時皺眉,“貓貓是不是又不喜歡我了?”

“冇有。”

阮安暖拉住了他的手,很小聲的湊到他的耳邊道,“一會你乖一點,不準說話,聽我說,你明白了冇有?”

霍寒時一臉委屈,阮安暖警告,“你要是亂說話,貓貓就不理你了!”

“好!”霍寒時瞬間點頭,“我答應貓貓,會聽話!”

阮安暖,“……”

她看著霍寒時跟個小孩子似的聽話模樣,覺得他好萌。

可,心裡卻還是酸酸的。

她的霍先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複正常,要是霍寒時醒來之後發現了這些黑曆史,不知道會不會生氣。

霍老爺被兩個小傢夥哄的很開心,也不怎麼生氣了。

阮安暖這才拉著霍寒時下樓,讓霍寒時在沙發裡坐下。

“爸,”她笑了笑,“其實我剛纔就是想跟您說關於寒時這件事的,他最近身體……除了一點小狀況……”

霍老爺皺眉,“什麼狀況?”

“就……”

阮安暖很想實話實說,可轉頭看著霍寒時那一本正經盯著她,甚至委屈巴巴的抿著菲薄的唇瓣,突然就不忍心了。

“爸,寒時的身體情況最近不太好……”

她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明顯猶豫,“他現在……身體裡有一個五六歲大的孩子,您……能明白我跟您表達的意思嗎?”

霍老爺愣了一下,“你到底在說什麼?”

阮安暖遲疑片刻,深吸了一口氣,“其實他現在的情況……”

“老爺!不好了!”

就在阮安暖打算和盤托出這件事的時候,門外的助理急匆匆跑了進來,著急的俯耳在霍老爺耳邊,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什麼?!”霍老爺猛的站了起來,“你把人攔住了冇有?!”

“攔住了,但是還在鬨……”

助理明顯緊張了起來,“而且老夫人的葬禮舉辦在即,不知道是誰聽說了少爺和阮小姐準備舉辦婚禮這件事,都在罵少爺不孝……”

霍老爺的眉心緊緊擰起,撐著柺杖朝著阮安暖看了一眼。

“暖暖,爸還有事情處理,要先回一趟霍家。”

阮安暖點點頭,跟著站起,“是霍家出什麼事了嗎?需要我和寒時回去一趟嗎?”

“不用,我先回去看看怎麼回事。”

霍老爺往外走,臨走了幾步卻又回過頭來,“暖暖,你剛纔是要打算跟我說什麼事?是跟寒時有關,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