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千裡和葛羽看到陳澤兵突然朝著週一陽的方向衝了過去,二人頓時大驚失色,連忙加快了速度,朝著陳澤兵的方向追了過去。

陳澤兵也是蓄謀已久,對於他們一行人的手段都瞭如指掌。

自從他的法身被毀了之後,他是想方設法的要將葛羽給弄死,自然知道週一陽這引雷的手段之強悍。

所以當週一陽開始引雷的時候,陳澤兵就已經盯上了他。

隻要在週一陽還冇有將天雷引出來的時候,破壞掉他的引雷術,不光雷落不下來,週一陽必然也會遭受反噬。

這引的天雷越強大,週一陽受到的反噬也就最強烈。

二人眼睜睜的看著那陳澤兵快速的逼近週一陽,烏頭鬼樹根本攔不住他。

當時週一陽之所以選擇在烏頭鬼樹上引雷,就是為了多一重安全保障。

哪知道這陳澤兵身上的魔氣無往不利,那些藤蔓還冇有靠近他,就全部枯萎了去。

還有那烏頭鬼樹上飄飛的樹葉,化作了鋒利的匕首一般,一時間如同下雨一般,全都朝著陳澤兵身上招呼。

陳澤兵完全冇有將烏頭鬼樹的手段放在眼裡,繼續往前逼近。

隻是將周身的魔氣籠罩全身,那些飛過來的樹葉,隻要一靠近他,全都化作了糜粉。

葛羽和殺千裡的速度已經夠快了,可是仍舊追不上此時的陳澤兵。

眨眼間的功夫,陳澤兵就已經到了週一陽的身邊。

在週一陽接引天雷的時候,他的周身會有一層防護屏障,護翼他的周全、

但見陳澤兵一到週一陽的附近,便雙手一揮,猛的朝著那罡氣屏障上拍了過去,隻是一掌下去,便將那護體屏障給震碎了。

“週一陽,就知道你的天雷厲害,我先把你解決了再說。”陳澤兵手中的長刀一晃,便要朝著週一陽身上斬去。

這會兒是週一陽引雷的關鍵時刻,頭頂上巨大的雷池之中已經凝聚了無數雷意,一旦中斷,那反噬之力就能要了週一陽的性命。

週一陽眼睜睜的看著那陳澤兵手中的刀朝著自己劈砍了過來。

那猛烈的刀罡帶著無窮的魔氣滾滾而來。

就在這時候,突然間,一道白色的光芒,徑直朝著陳澤兵的身上飛了過去。

陳澤兵心中大駭,手中的刀偏轉了一下方向。

那一刻,便是陳澤兵也感覺到有些心驚肉跳,因為是千年蠱突然偷襲。

正是因為千年蠱的到來,救了週一陽一命。

那一道刀罡從週一陽的一側飛了出去,而千年蠱也冇有真的能夠鑽進陳澤兵的體內。

就算是真的進入了他的身體之中,對他也不會造成致命的傷害,因為陳澤兵早就冇了法身。

但是千年蠱火力全開之後,身上攜帶的那股致命的氣息,依舊讓陳澤兵感覺到了恐懼。

所以那一刻,陳澤兵不得不避其鋒芒,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是千年蠱,最好的斬殺週一陽的機會已經錯過了。

便是千年蠱的突然出現,葛羽和殺千裡迅速趕到,將陳澤兵給攔截了下來。

一個照麵間,葛羽直接放出了東皇鐘,那東皇鐘發出了一聲嗡鳴,朝著陳澤兵撞了過去。

陳澤兵手中的大刀一晃,擊打在了東皇鐘上麵,目光卻依舊死死盯著週一陽。

他有些不甘心,錯過了這麼一個好機會。

而那千年蠱虛晃了一槍之後,直接又飛到了宋木彤的身邊。

東皇鐘這等神器,在那陳澤兵的大刀之下,竟然也比轟飛了出去。

這時候,殺千裡迅速趕上,連著朝著陳澤兵劈砍出了三劍。

一劍開山!

烏龍擺尾!

迎風彈塵!

一把劍爆發出了絢爛的劍氣出來,如長河貫日,羚羊掛角。

這三個劍招之間冇有任何停頓,一口氣就施展了出來。

這一下,那陳澤兵倒是有些應接不暇了,被殺千裡逼退了十幾米的距離。

須臾之間,殺千裡一墊腳尖,突然騰空而起,人和劍同時化作了一道白光,如流星墜落,朝著那陳澤兵撞了過去。

陳澤兵臉上現出了一絲陰狠:“不愧是華夏第一殺手,還是有些真本事的。”

說話間,殺千裡就墜落了下來,猛的撞在了陳澤兵的身上。

陳澤兵則高高舉起了手中的刀,在殺千裡即將撞擊在他身上的時候,一下斬了過去。

兩把兵刃對撞在一起,騰起了一團閃光。

再看那陳澤兵再次被殺千裡撞飛出去了十幾米的距離。

而殺千裡身形在空中翻轉了七八圈,才落在了地上,往後踉蹌了數步才站穩了腳跟。

“殺老前輩。”葛羽連忙迎了過去。

“趕緊跑,要落雷了。”殺千裡一揮手,直接遁入了虛空。

剛纔殺千裡這幾個狠招並冇有打算將陳澤兵怎麼樣,隻是將他逼退開一定的距離,好跟週一陽發揮的餘地。

這一下被殺千裡逼退了三是幾米,如此一來,週一陽的百雷大陣就可以完全發揮作用了。

那邊陳澤兵剛剛站穩腳跟,頭頂上緊接著傳來了幾聲巨大的轟鳴之聲。

那巨大的雷池之中,醞釀的雷意已經十分恐怖。

陳澤兵抬頭看了一眼,第一次從他的眼睛裡出現了恐懼的神色。

週一陽雙手握劍,看準了陳澤兵的方向,猛的將手中的劍劈砍了下去。

一時間,頭頂上那巨大的雷池隨著週一陽劍指的方向,快速的移動,直接飄在了陳澤兵的上空。

陳澤兵頓時化作了一團黑色魔氣,想要逃脫那百雷大陣的籠罩範圍。

但是這時候已經晚了,那巨大的雷池像是一個倒扣的大碗,頓時四麵八方都有雷芒劈落下來,將陳澤兵的退路給封死了。

在陳澤兵所在的方位,一道道粗大的雷芒轟落下來,天地被照的恍若白晝夜。

殺千裡和葛羽已經閃身到了百米開外的地方,朝著那巨大雷池的方向看去。

“小羽,趕緊走吧,趁著這會兒陳澤兵被百雷大陣困住,帶著卡桑他們離開,老夫留下來斷後,以黑魔神的力量,這百雷大陣還不至於要了他的命。”殺千裡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