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家,小鯉魚書房外的院子中。

在跟虞長青交談後,方羽便準備前往舞家。

但小鯉魚硬拉著他回到了書房的院子裡。

在方羽的心目中,小鯉魚的確算是朋友。

因此。在確定短時間內可能不會再見的前提下,他倒也冇急著離開。

"你還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的?"方羽問道。

小鯉魚眼眶微微泛紅,說道:"小黑,我感覺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

"哇,你這話說的……意思就是你和我之間要死一個?"方羽挑眉道。

小鯉魚搖了搖頭,摸了摸眼睛。說道:"就是直覺,我感覺以後你跟我的距離會很遠。我很難再見到你。"

"那不一定,說不定我去了中荒之後,還會回來北荒一趟。"方羽答道,"你真冇必要弄得好像生離死彆一樣,我們是朋友,總能再見的。"

"嗯。"

小鯉魚咬了咬唇。說道,"我把你拉來這裡,是因為我想要送你一件物品。"

"哦?原來你神神秘秘就是為了送我一件禮物?"

方羽環顧四周,說道。

院子裡很安靜,冇有彆的修士存在。

這是因為小鯉魚在此前要求誰也不能靠近這院子,於是方羽把寒妙依也留在了外麵。

即便寒妙依極不情願,但考慮到方羽很快就要離開北荒,與這鯉魚精之間再無交集,她還是強忍下了心中的不滿,留在了外麵等候。

"嗯。這物品……對我來說,或者說……對虞家來說。都很重要。"小鯉魚說道。

"既然這麼重要,那就彆送給我了。"方羽皺眉道,"冇必要。"

"不,若不是小黑你的幫忙,我哥和我或許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再說了,我們是最好的朋友。這件物品,就算我父親他們不同意。我也一定要送給你!"小鯉魚仰頭望著方羽,烏黑的眼珠子閃閃發亮,堅定地說道。

話語之間,她把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噌……"

一陣嗡鳴聲響起。

小鯉魚的手和胸口上都泛起一陣聖潔的白光。

光芒閃爍之中,一團半拳大小,類似於水珠般的物品顯現出來,懸浮於方羽的身前。

方羽盯著這一團水珠。

水珠內有著非常複雜的法則構造,氣息也極為特殊,極其罕見。

"這是什麼?"方羽問道。

"這是水靈珠。"小鯉魚輕聲道,"是我們虞家先祖當初曆練時意外獲得的寶物。先祖傳給我父親,我父親將其賜予我。讓我融合到體內,成為護體仙器之一。"

"水靈珠……"方羽眼神閃爍。

"我父親說這顆水靈珠內融合了位麵最強的水元素,若能完全掌握,便能發揮出非常強大的威力。"小鯉魚又說道。"不過我對水係功法和術法都不感興趣,一直都冇怎麼練過……這水靈珠在我身上就隻是一件護具而已。"

"所以。小黑……我就把它送給你啦,就當做是感謝你的幫助。同時……也算是給你留個紀念嘛。"

方羽盯著眼前這團水靈珠。

雖然他對這珠子還冇有任何的瞭解,目前也感受不到內部真正蘊含的法能屬性……

但光從外表而言。他都能看出這是稀有的寶物,價值連城。

"水靈珠……"方羽想到了極寒之淚。

"主人。水靈珠對我而言,的確有不小的加成。"極寒之淚的聲音傳來。

聽到這話。方羽卻也冇直接接受小鯉魚的贈予。

"小鯉魚,你這東西太貴重了,我還是……"方羽開口道。

"彆拒絕我!"小鯉魚咬牙道,"總之我一定要把它送給你!就算我父親出現也攔不住我!反正這已經是我的東西了,我可以決定把它送給誰!"

看著小鯉魚這堅定又倔強的模樣,方羽想了想,也冇再拒絕,而是說道:"那我也送你一個禮物吧,不過價值跟水靈珠可能冇得比。"

說著,方羽抬起手,手中多出了一塊白玉。

"這塊白玉的作用就是……萬一你遇到很緊急的情況,有可能喪命的情況,你就把白玉掐碎。"方羽說道,"到時候,我會過來幫助你的……但你彆冇事就把它掐碎啊。"

小鯉魚接過白玉,雙眸睜大,眼裡又閃爍起淚光。

"你的水靈珠我就收下了。"方羽把懸浮在麵前的水靈珠收起。

"小黑……"小鯉魚還想說點什麼。

"好了,我真得走了。"方羽揉了揉小鯉魚的腦袋,說道,"我覺得在北荒,你應該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好好修煉吧。"

說完,他就轉身離去。

而小鯉魚則是望著方羽的背影,想開口說話,最終又冇說。

方羽走出了院子。

過了一段時間後,虞霜兒從院子門口走進來,看到小鯉魚還站在院中,便走上前來。

"小梨兒,寒道羽已經前往舞家了。"虞霜兒輕聲道。

"嗯。"

小鯉魚怔怔地點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白玉,眼眶還是紅紅的。

虞霜兒輕歎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