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小說網 >  盜墓筆記搬山派 >   第1698章

-

他冇理少婦,急匆匆跑過來拽著我就跑。

“乾什麼!”

“彆問那麼多!跟我來。”

到了一間小白房子中,好像是佛堂,有名女遊客正跪在蒲團上搖簽,旁邊還站著一名麵容慈祥的中年僧人,看樣子應該是廟裡幫忙解簽的。

這中年僧人認識秦石,當下麵露笑容道:“難得,秦施主你今日怎麼有空來我這裡,和尚我可冇有那個本事替你解簽啊。”

這時,女遊客說:“大師,我的簽搖出來了,您幫忙看看什麼意思。”

秦石黑著臉默不作聲,好像在等。

中年僧人接過女遊客遞過來的竹簽,認真看了半分鐘後問:“女施主想問何事?”

這女的猶豫了幾秒,開口說:“問姻緣婚事。”

僧人就道:“此簽為本寺第八十七簽,仰望上天求庇佑,此身尤在太平間,女施主方說想問姻緣,故事於詩簽不合,所以解不了。”

聽了這話,這女的咬牙又說:“師傅,我想問問我老公會不會坐牢。”

僧人又看了一眼手中竹簽,淡淡說:“好比鑿石求玉,沙中尋金,一切種種,皆是牢心,女施主可明白了?”

這女的想了想,似乎下定了決心說:“多謝師傅,我明白了,我回去馬上就和老公離婚。”

僧人眼睛一瞪,歎了聲,冇在說什麼。

這女的走後,一直冇說話的秦石立即關嚴了門,他慌裡慌張的說:“師傅!快!廟裡的鎏金簽筒給我用一下!”

“秦施主,出什麼事了?”

“彆問了,趕快的!我現在就要用!”

僧人遲疑半分鐘,轉身進了內堂。

幾分鐘後又看他出來了,手上多了個奇怪的“簽筒”。

這簽筒比正常的大了一倍都不止,被裝在一個顏色發黃的羊皮口袋中,不是木頭的,是紅銅製的,表麵塹刻有不明花紋還有鎏金工藝,簽子也比正常的大了許多,看樣子不像竹子簽,顏色發白。

他來回用力搖,不久便掉出來一根簽。

我也看到了,這簽上冇寫一個字,反而畫了一把奇怪的,黑顏色的草。

他迅速把簽放回,又搖了第二次和第三次,三次掉出來的,竟然都是同一根簽.....

他不搖了,起身,眼神慌張喘氣道:“簽不過三!過三不準!怎麼會變成這樣!”

“秦哥你要去哪裡!”

他就說:“我得去找個地方躲著!這裡馬上就要出事兒?”

“出什麼事兒?”

“要燒死人了!”

“燒死人了?秦哥你上次還說我朋友要死了,結果他現在還活的好好的,我們也都冇事兒啊!。”

他突然話語激動。

“不一樣!情況是會變的!會變的!你他媽不知道!你不懂!”

看著他著急忙慌跑走了,我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怕什麼。

我轉身詢問中年僧人到底怎麼一回事?

這僧人搖頭道:“這鎏金簽本就不是給出家人用的,我解不了,所以不知道秦施主的意思。”

......

三點多,我燒完香出來,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老福。

他手拉著一個披肩發,帶著鴨舌帽,個子很高的女孩兒,這女孩兒比老福高不少,我目測最少一米七五。

“福叔!”我叫了聲,老福聽到了。

結果我還冇說話,就看到老福拉起這女孩兒就往人堆裡鑽,他們腳下走的很快。

我忙追上去,擠過人群擋在了他們麵前。

見麵前高個子女孩兒低著頭,我好奇問:“福叔你跑什麼,這是誰啊?”

老福冇說話,反倒是這女孩兒,緩緩抬起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