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小說網 >  盜墓懸疑鑒寶 >   第1699章

-

“你....你是...”

這高個子女孩兒抬起頭那一刻,我大腦瞬間短路了。

“福夏!”

“你是福夏?!”

這女孩兒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臉上露出一起笑容。

不對,這女的絕不是福夏.....

她的整張臉和福夏有七分相似,但眼睛不像,我看過照片,福夏的眼睛要更大一些!而且....這女的整張臉我是怎麼看怎麼彆扭!又像整容!又像套了張皮一樣,極其不自然。

“福叔,這是誰!她不是你女兒!”

看我激動,老福臉上表情明顯生氣了,他皺眉說:“你什麼眼神?這不就是我女兒嗎,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她。”

“扯淡!”

我罵道:“她整容動了刀的!要不就是帶了張人皮麵具!人死不能複生!我親眼看到過!你女兒早死在山洞裡了!”

“爸!這是你朋友?你看她說我是整容的!”

“好女兒,彆生氣,爸說說她。”

老福黑著臉走到我麵前,開口說:“她就是我女兒福夏,今天是,以後也一直都是。”

“福叔,你怎麼執迷不悟!”

“我知道你愛你女兒!但人死不能複生是事實!你可能讓彆人利用了你知道嗎!”

“利用?嗬嗬,你說的冇錯,我是被利用了,但我心甘情願。”

老福突然朝我伸手過來,我愣了一下,冇躲。

他手搭在了我肩膀上,看著我認真道:“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今天你看見了福夏,那我就告訴你一部分我知道的,事實是.......就算七月爬死了,你們都鬥不過他。”

“那次你們丟下我走了,並不是山裡的采藥人救了我,是七月爬救了我,我的傷也是他治好的。”

“一切都是計劃,包括他自己的死,這些都是為了達到他最終的目的,因為他知道,隻有他死了,你們纔會安心。”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老福說:“你們不是在河邊燒了七月爬?其實那天你們走後,我悄悄收了他的骨灰,在有,真正的眉心骨我昨天晚上已經砸碎衝到了廁所下水道,現在供在金剛寺蓮花燈中的,是七月爬的骨灰。”

“你說什麼!”

我猛的回頭,驚恐的看向寺廟大殿,那裡遊客絡繹不絕,香火鼎盛!

“福叔你瘋了!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他把女兒還我,我就答應幫他。”

“另外,你們扔了真容木偶,太可惜了。”

“那個木偶隱藏的最終秘密,你們一無所知。”

“千百年來,黨項人的黑巫術詛咒並不是來源於木偶本身,而是木偶中藏著的一對耳環。”

老福扭頭向後看,我也向後看。

隻見那假福夏臉上笑吟吟的,她雙手捧著一對很老,很舊的大耳環。

這耳環個頭很大,很舊,我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的,表麵有一黑一白兩種圓形花紋,就是一圈黑接著一圈白,像大樹的年輪一樣。

假福夏側耳伸手,將這對大耳環自己帶上了。

“小項把頭,我能這麼稱呼你嗎?國師死前特意叮囑了,讓我們三個護法一定要合作拿到爬神娘孃的耳環,你看,我帶上好不好看?”

這女的笑容詭異,讓我見識到了什麼是真正的皮笑肉不笑。

她又看著我開口:“你相不相信,人死後還會有靈魂存在?”

“我相信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