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小說網 >  蘇禦楚曦 >   第1123章 找回

-

“混蛋住手!”

任憑許三多如何怒吼,觸手依舊在緩緩靠近。

張祁靈雖一聲不吭,可卻在拚命掙紮。

他想掙脫束縛,衝上去救走蘇禦。可任憑他如何動作,始終不能擺脫束縛。

“唰——”

觸手再次發力,將張祁靈釘的更為嚴實。

傷口撕裂的更為嚴重,連挪動身子都成了奢望。

張祁靈伸出手臂,手掌不甘伸向蘇禦所在的方向。他多希望蘇禦此時能清醒過來,帶著所有人的希望徹底清醒。

現實卻格外殘酷,躺在地上的蘇禦依舊冇有動靜,他像死亡了一樣,再也泛不起任何波瀾。

很快,觸手抵達蘇禦上空,像獵食者般打量著獵物。

“是時候跟你們的希望說再見了!”奚掌天興奮說著,操縱觸手緩緩挪向蘇禦心臟。

見狀,許三多朝著奚掌天大罵。

“混蛋!你給我住手!”

“有本事你衝我來!”

奚掌天依舊我行我素,操縱觸手挪向蘇禦。

張祁靈神色絕望,可眼神深處還夾雜著最後一抹幻想。

“蘇禦,你究竟要睡到什麼時候!”

“所有人都死了,可所有人卻依舊希望你活著回去,你給我醒過來!”

“給我醒過來啊!!!”

不敢吼聲喊出,這是張祁靈最後的希望。

他希望喚醒蘇禦,更希望能出現奇蹟。

黑暗世界中。

蘇禦依舊躺在黑暗汪洋中飄蕩,在這個毫無時間概唸的地方,他已經徹底失去時間概念。

無數幻想與夢境重合,讓蘇禦分不清他到底在不在夢境中。

他想著回家,回到那個滿是溫暖的大家庭之中。

可傷勢吞噬了他的思想,身軀內隱藏的邪惡更是遮蔽了他的感官。

“我在哪?”

“我回家了嗎?”

“我為什麼回家?”

“……”

黑暗中,蘇禦不斷詢問自己,可答案卻越來越模糊。

在逐漸迷失的過程中,身下汪洋探出一雙雙手臂,它們緊緊抓著蘇禦,將其緩緩拖向海底。

“跟我們走吧,海底纔是你的歸宿……”

聲音冰冷刺骨,他們消耗著蘇禦的意誌,讓思想越加的模糊。

冰涼感湧來,蘇禦隻覺得寒冰刺骨,所有記憶也在慢慢褪去。

一瞬間,海底出現了那扇青銅巨門,無數模糊黑影竄出海底,抓扯著蘇禦往青銅門位置靠近。

眼看著距離越發靠近,熟悉的呼喚突然在黑暗中響起。

“醒過來……”

蘇禦神誌略醒,一種熟悉感湧上心頭,可任憑他如何回憶,可記不起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他是誰?”

暫時清醒並不是好事,周邊那無窮黑暗,彷彿要將蘇禦吞噬。

恐慌感之下,蘇禦頭疼欲裂,太多問題本能的浮現在腦海中。

“我是誰?”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到底是誰?”

一幅幅畫麵在腦海閃過,一道道身影也跟著重疊,那熟悉又陌生的氛圍感,幾乎讓蘇禦快要質疑。

“小禦……”

“小色胚……”

“老大……”

“少族長……”

“……”

太多稱呼與萬千聲音湧來,那道道身影的呼喚,幾乎要擠爆蘇禦的腦袋。

記憶開始緩慢復甦,原本黑暗無際的汪洋,也跟著慢慢泛紅。

那神秘的青銅巨門彷彿感受到什麼,更多黑影成群結隊竄出海底,加快了拖行速度。

蘇禦依舊在迷茫,根本不清楚自身的處境。

儘管頭疼欲裂,無數過往浮現腦海,可他始終找不到那個答案。

“我是誰……”

海底。

“嘩——”

青銅巨門突然開啟,深淵巨口欲要將一切吞噬。

兩者距離快速縮減,就在蘇禦即將被吞進巨門時,那個答案終於出現在黑暗中。

“蘇禦,你醒過來啊!!!”

頓時!腦海畫麵重新認定主人。

他想起來了。

他是蘇禦,他必須要活著回去,活著見到所有人……

蘇禦瞬間睜開眼眸,專屬於他的紅芒快速擴散,直至將所有黑暗染紅。

片刻之間,整個海底開始沸騰,炙熱高溫將所有黑影燒的灰飛煙滅。

傀儡散去,青銅巨門也跟著消失不見,彷彿從來出現過。

至於蘇禦在炙熱水流中,彷彿領悟了新的東西……

現實世界。

奚掌天依舊在隻手遮天。

麵對張祁靈兩人的呼喊,奚掌天笑意更為猖狂。

“彆廢話了,他永遠不會甦醒了……”

說著揮動手臂,指揮觸手刺向快速刺向蘇禦。

“不要!”張祁靈與許三多齊聲大喊。

兩人萬念俱灰之際,觸手卻莫名停在半空,再也前進不了分毫。不僅張祁靈與許三多詫異,就連奚掌天也滿臉不解。

他不明白,觸手會為何會受到阻礙,那種感覺像隔了一塊玻璃,擋下了他的所有殺招。

疑惑之際,蘇禦身軀散發出無數紅絲。

他們像極了人類體內的血管,在空氣中四處蔓延,最後將周圍區域完全占據。

“哢哢哢——”

碎裂聲突然響起,蘇禦與觸手中間的空間出現裂痕。

見狀,奚掌天心中湧出危機。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蘇禦在搞鬼。

“我倒要看看,你一個活死人拿什麼跟我鬥!”

說話間,奚掌天力量翻湧,無數黑霧化作觸手,朝著四麵八方襲去。

“唰——”

不等觸手靠近,紅色血管形化作利刃,將所有攻勢快速化解。

如此一幕,讓奚掌天更為不爽。

在他眼中蘇禦僅是手下敗將,根本冇有與他抗衡的可能。

“裝腔作勢!”

奚掌天怒斥一聲,捨棄遠攻上前轟擊,試圖將威脅徹底摧毀。

畢竟他心裡清楚,若蘇禦以全勝姿態清醒,那他不僅毫無勝算,甚至更會死在這裡。

“我看你還能活多久!”

說話間,奚掌天躍向高處,拳頭之上更是被黑霧籠罩。

黑霧威能籠罩,滿是駭人不已的力量。

“砰——”

拳頭落下,狠狠砸在滿是“血管”的屏障之上。

下一秒,本就裂痕的空間,伴隨著紅芒“血管”猛然破碎。

見狀,奚掌天神色冷笑,一副泰山壓頂之色。

可下一秒,棘手狀況突然出現。

本該消散的“血管”化作萬千紅線,直襲奚掌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