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有血光!剛剛死過人,而且還死了不少人。”他語氣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我看了他一眼,這老道士果然有點本事。

我心中不由得有些擔憂,也不知道裡麵到底什麼情況了?估計周青青派來的人十有八.九是遇難了。

正在我準備操縱小東西飛進去,先查一下情況的時候,紫雲道長卻打開車門走了下來,手中也多了一把長劍,一臉傲然的就向著工廠裡麵走了過去。

“道長,小心點。”我連忙開口阻攔。

紫雲道長頭也不回,一臉高深的說道:“你們不用下車,我先進去看看。”

我擦,這麼叼嗎?

本來我還準備和他詳細的說一說這邊的情況的,可是紫雲道長卻絲毫冇給我機會,邁著腳步就向裡麵走去,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

我隻能把話憋了回去,心中也著實想看看這個驕傲的老道到底有幾斤幾兩?

與此同時,我也冇有閒著,小東西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從車子裡麵射了出去,嗖的一聲飛到了半天空,眨眼之間就消失在了我的事情之中。

“嗯?”

車子裡麵的趙無極若有所感,他敏銳的扭過腦袋,向著我看了過來,目光驚疑。

我也看著趙無極心說,這老頭果然不簡單,小東西出來也就是一瞬間的事,就被他給察覺到了。

“小兄弟,不簡單呀!”趙無忌大有深意的笑了笑。

我笑了笑剛想開口說話,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小東西傳回來的畫麵。

在其中一棟大樓的窗戶裡麵,一個狙擊手正安靜的趴在窗戶邊,無聲息的拉開了槍膛。

“小心,對麵有槍!”我連忙對著已經走出了幾十米的趙無極喊道。

幾乎是同一時刻,那狙擊手亦然的扣下了扳機。

我甚至看到了子彈出膛的瞬間便化作了一道細線,瞬間向著前麵的紫雲道長射了過來。

完了!

我暗叫了一聲不好,心說這下子雲道長估計要狗帶了。

雖然我已經提醒了,可狙擊槍的子彈,可不是那麼容易躲開的。

這個想法剛剛在腦海中出現,前方突然傳來了鐺了一聲響,紫雲道長隨之微微向後倒退了半步。

再看之時,他手中的長劍已然出了半鞘,寶劍發出了一陣嗡鳴。

臥槽!

我呆呆的長大了,嘴巴一點都不可思議!

紫雲道長竟然擋下了狙擊槍的子彈,雖然對方的狙擊槍看上去冇那麼粗,也冇那麼大,但好歹也是一把長槍,射起來,還是很有勁的。

我不由得在心中直呼牛逼!

看來爺爺說的冇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還是小看了對方。

紫雲道長明顯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

換做是我的話,估計很難接不住這一顆子彈。

看來,這500萬花的不虧。

狙擊手直接就懵逼了,目瞪口呆的看著擋一下自己子彈的人,一時間竟然忘記了繼續扣動扳機。

雖然隻是短短的一瞬間,我也冇有慣著他,小東西頓時化作一道流光嗖的一聲穿破了他的腦袋。

就在我以為紫雲道長接下來要拔出寶劍衝上去大殺四方的時候,老道士突然扭過頭來看著我。

“得加錢!”

我眨了眨眼睛,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再看到紫雲道長一臉認真表情的時候,我這才點了點頭。

“道長,給我乾死他們,給你養老都不成問題。”我直接說道。

紫雲道長眼睛一亮,“這可是你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