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九十三章許秋恒的反擊!

轟!

許秋恒驟然間瞪大了雙眼,直接從總裁椅上站了起來,眼眸深處綻放出可怕的鋒芒。

“齊雲山,這些事情是你做的?!”

“黑帝銀行背後的人,是你!”

許秋恒幾乎是用吼聲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而徐邵東三人臉上也露出濃濃的驚恐之色。

恒少這一嗓子帶出來的資訊量實在太大了啊。

世界十大銀行,以無上霸主的姿態入駐京州,它背後的老闆居然是京州商業之王齊雲山!

這...這簡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誰能想到,商業之王居然做出了世界級的銀行啊。

那現在豈不是商業之王在對付自己這三大銀行?

想到這些,徐邵東三人心裡無比慌張。

這特麼誰能跟商業之王對抗啊。

對方還是黑帝銀行的老闆。

簡直甩自己幾十條街好吧!

三人的眼神紛紛看向許秋恒。

自己現在隻能靠著恒少了。

“黑帝銀行是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次,你玩不玩得起。”

齊雲山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意:“你不該動騰飛集團,更不該動蘇淩瑤。”

“你自詡是金融商業天才,但在真正的強大麵前,不堪一擊。”

“做人,不要坐井觀天。”

齊雲山的話宛如一支支利箭,狠狠地刺穿了許秋恒的心。

不堪一擊?

坐井觀天?

許秋恒憤怒極了。

他從來冇聽過有誰敢這麼說自己!

自己作為許家的少爺,一手將許家做大做強,成為京州第二富商家族,居然在他齊雲山嘴裡,變成了不堪一擊?

這絕對不能忍!

許秋恒臉上的肌肉都在不停地顫動。

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說道:

“齊雲山,就算你有黑帝銀行又如何,我許秋恒一樣不懼!”

“你能做到的,我許秋恒也能做到,你做不到的,我還能做到!”

“這一次,我定會讓你狼狽的滾出京州!”

許秋恒的語氣十分的霸道強勢和篤定。

嘭!

一聲巨響,許秋恒將手機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此時的他,已經氣急敗壞到了極點。

且不說黑帝銀行的影響力,就說齊雲山的態度,讓他難以接受。

“我一定,我一定要捏碎你!”

許秋恒眼中殺機凜凜。

周圍的三人看著許家少爺,一臉戰戰兢兢的模樣,一句話都不敢說。

“叮叮叮!”

還冇等許秋恒的情緒穩定下來,電話又響了起來。

徐邵東趕緊跑過去,將許秋恒的手機撿起來,恭敬的遞了上去。

“什麼事?”

許秋恒現在正在氣頭上,語氣十分衝。

電話那頭傳來海爺憔悴的哭訴聲:“恒少,咱們的古玩街,被齊雲山端了。”

“我的弟兄全部被殺了,我也被打斷了雙腿和一隻手臂。”

聽到海爺的話,許秋恒渾身殺氣凜凜,可怕的寒意讓整個辦公室的溫度驟降。

徐邵東三人都不禁打了個冷顫。

這又是發生了什麼事?

恒少身上的氣息也太可怕了啊!

“我馬上到!”

許秋恒整個人陰沉如墨,手機掛斷,直接朝外走去。

見許秋恒要離開,徐邵東三人也連忙跟上去。

要知道,現在恒少就是他們的救命稻草,千萬不能丟了!

二十分鐘不到,四人來到了醫院。

見到許秋恒之後,海爺和佟三以及唐大師頓時彷彿找到了靠山,瘋狂哭訴起來。

許秋恒一邊聽著,冇有說一句話。

但從他微眯的雙眸裡,能夠看到越來越濃鬱的殺機。

“恒少,是蘇鶴軒和葉玄,一切的禍端是從他們開始的!”

許秋恒眼眸逐漸睜開,沉聲道:

“蘇鶴軒,葉玄。”

“我記得他們是蘇淩瑤的老爹和老公啊。”

“看來,這幾個人還真是能耐不小,一直有齊雲山照顧著。”

“齊雲山,既然你這麼想罩著他們,那我就要看看,我許秋恒想動的人,你能不能罩得住!”

許秋恒臉上多了一抹極致的猙獰之色。

他的目光落在佟三身上,沉聲問道:“你說蘇鶴軒很喜歡賭石是吧?”

佟三趕緊點頭,一臉自通道:“冇錯冇錯,他不僅喜歡賭石,還喜歡古玩,在裡麵投了不少錢。”

許秋恒嘴角微翹,露出若有意味之色來:

“很好。”

“那我們就先從蘇鶴軒身上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