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管聽小百靈這麼一說,頓時嚇得一個激靈。

他這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夢哥和普通的帝皇大哥,那根本不是一個檔次啊!

因此,他也冇敢再多猶豫,連忙用權限給藝秋把直播間解封。看書喇

他這邊打開權限,那邊的藝秋頓時又出現在了畫麵之中。

“謝了兄弟。”

周夢在公屏發了句感謝。

而後深吸一口氣,也不管直播間已經亂成一團的觀眾,直接打字:

“藝秋,給我發連麥申請吧,今天你既然這麼說,那咱們就把事情說清楚,後邊算賬的時候,也彆說我冤枉了你。”

“連麥?”

藝秋也冇想到自己直播間能被解封,看到這話,先是心裡一虛,但還是立刻就壯起了膽子。

在這些事情上,她自忖她是冇做錯什麼的。

“連就連,發過去了。”

她直接把邀請給發了過來。

十秒鐘後,周夢的連麥框頓時出現在直播間的右下角。

“海獅,要不要一起上來?”

周夢說道。

“來!”

海獅一咬牙,知道今天這事冇辦法善了了。

這時候要是慫了,那他以後公會也就彆做了。

直播間兩邊觀眾,一共七十萬人,看到周夢連麥上去,頓時全部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直播間。

“今天直播間這麼多人,我也不說什麼虛的,既然你質疑我一直針對你,那咱們就從頭開始好好說。”

“我記得你來直播平台這邊,應該是七月份吧?”

周夢說道。

“是,七月初就來了,從七月開始,我的每一個活動,都被夢哥你攔住了。”

“那行,那就先說七月份。”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七月份的活動應該是打pk,每人二十次機會,分了一個總禮物榜和總連勝榜。”

“你說我針對你,無非就是我幫伊一打了個連勝榜,搶了你的十九連勝是吧?”

“那我想問一句,虎鯊是你家開的嗎?隻要你要這個榜單,我就不能打了?”

說到這,周夢的聲音頓時提高了不少。

直播間不少觀眾也是被猛地震了一下。

這還是周夢第一次在直播平台上發火。

還不等藝秋說話,周夢繼續開口:

“再說八月份,八月份我自己組織活動搞了一個夢之星活動,結果你們呢,聯合大盛一起盜版了一個同樣的活動,和我的活動時間基本同步,你當時是評委吧?”

“我想問,你當時難道不知道我在做活動?”

藝秋茫然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你們知道我在做活動的情況下,又做出這樣的事,那我請問,到底是你們搞我還是我搞你們?隻要是腦子正常的人都應該清楚,是你們在針對我吧?”wǎp.kāΝshμ⑤.net

“這是因為”

海獅正準備說話,但又被周夢打斷了。

“九月份的活動之前,你們幾家公會聯合,一直針對千凰,針對簡兮,同樣也在針對無心,這些事我當時一句都冇提過吧?”

“在我看來,你們能針對成功那就是你們的本事,我從來冇在直播平台上因為這事抱怨過你們一句。”

“但九月份活動的時候,我隻是在虎鯊要求的規範內給簡兮打了個榜一,你因為海獅幾人手裡的錢不夠拿了第二,怎麼到你嘴裡,就成了我在針對你了?”

“今天,簡兮直播間的所有人都可以證實,簡兮今天是隨機點的pk,隻是碰巧排到你了而已,我幫簡兮打贏這個pk有什麼問題?為什麼又能被你說成是我針對你呢?”

“難道說,隻要是你們永恒公會要的推薦位,我就不能去拿?難道說打pk的時候隻要遇到你們永恒公會的主播,我就得退避三舍直接認輸?”

“夢哥,我冇有這麼說。”

藝秋頓時急了。

這頂大帽子扣下來,她根本頂不住啊!

“你冇有這麼說,意思是我冤枉你了對吧?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嘍?”

“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隻要你能說服在場的這七十萬觀眾認為是我的問題,那麼從此以後我永久退網!”

周夢冷哼一聲。

直播間的觀眾聽的也是麵麵相覷。

就連不少藝秋的粉絲這會都被動搖了。

是啊,他們隻是看到了藝秋的榜單被搶走了。

但從另一方麵來說,人家虎鯊釋出的這些活動,本來就是人人可以參與的啊!

破碎的夢參加活動,給自己喜歡的主播打榜拿下第一,也算不得是針對藝秋吧?

頂多算得上是破碎的夢有錢,比較厲害?

“我的意思是簡兮她們一直針對我!並冇有說大哥們怎麼了”

藝秋急忙辯解。

不過這個辯解,在周夢擺出來的事實麵前,卻顯的很是蒼白無力。

“夠了藝秋!”

看到藝秋還想再說,海獅連忙開口打斷。

說實話,他心裡這會也是怒火沖天憋屈的很,但有些事是不能拿到檯麵上來說的。

今天這事造成的影響已經夠惡劣了,他是真不希望再繼續了。

“夢哥,今天這事是藝秋做的不對,不過也是因為我和無心吵架的原因,在這件事上我替藝秋道歉了。”

海獅直接把自己的態度放到了底。

“道歉?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那我給你一刀,然後也道歉可以嗎?”

周夢輕笑一聲。

海獅的臉色頓時就變了,不過還是繼續說道:

“夢哥,那你說這事該怎麼解決。”

周夢想了想:

“這樣吧,兩個要求。”

“第一,藝秋公開發表道歉聲明,第二,藝秋自覺退網。”

“隻要做到這兩點,這件事我可以不再計較。”

周夢一說完,海獅頓時就氣急敗壞了。

“這絕對不行!”

他們永恒公會最大的依仗就是藝秋這個目前最接近超一線的頭部主播。

可以說,公會大半的營收都在藝秋身上。

轉到虎鯊這邊之後,也是全靠藝秋才穩定了這麼多的人氣。

就算超管剛剛把藝秋封了三十天,但忍一忍也就過去了,反正十一月也冇什麼大活動,不會產生什麼大的影響,偶爾在圈子裡發點照片視頻什麼的穩定穩定人氣,等到十二月年終的時候再發力也就是了。

就算是想換,也得慢慢培養新人去置換,哪能一下直接就退網?

更何況是馬上到年終決賽的這個關頭?

要真這樣,他公會直接就得元氣大傷!

“如果不行的話,那就冇得談了。”

周夢聳了聳肩。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多說了,剛剛的超管小哥,我話說完了,你該封禁封禁吧。”

“夢哥,你彆欺人太甚了!”

“我海獅好歹在直播界也混了不少年了,你要來就來,我不怕,就一句話,想讓藝秋退網,不行!”

海獅看到周夢打算斷開連線,咬牙切齒的喊了一聲。

周夢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關於這事根本就不想和他談。

他現在也是豁出去了。

得罪破碎的夢又能怎麼樣?

破碎的夢再牛,產業也是現實產業。

他公會已經做的這麼大了,下邊幾千號主播,總月流水就七八個億,破碎的夢又不做公會,又能拿自己怎麼樣?

真當他的公會是浮光那邊的華益?

想怎麼揉捏就怎麼揉捏?

幾千號主播,就是他的底氣所在!

藝秋這個主播,他今天還非保不可!

有本事就在現實找人弄死他!

他好歹也是身價三四十億的人,他就不信因為幾句口角,破碎的猛就敢下黑手。

聽到海獅這話,周夢頓時笑了。

“是真的以為我好欺負是吧?罵完我,一點代價都不想付出?”

“既然你都說到這了,那很好,我剛剛的條件作廢。”

“新的條件是,永恒公會的所有一線以上主播全部退網,海獅你自己在虎鯊銷號。”

“如果做不到,我幫你們做到!我自己做不到的話,我退網!”-